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曹風  > 正文

看秋意飄進校園

作者: 馮 棟 來源: 牡丹晚報 發表時間: 2020-08-07 11:06

在學校也能感受秋天。

女生的裙花謝了,球場上的草色淡了;天幕變得高遠了,行道樹的葉子黃了;校園里便飄散了縷縷的秋意。

秋,像臨時請進校園的養花工,讓你偶爾有對它存在的感覺。

本來,校園對季節是不敏感的。判斷季節的景致,大多被隔在學校圍墻的外頭。即使女生的裝束,反映季節也不太準確。往往,校園里還盤伏著厚厚的圍巾,而大街上已經裙花飄搖了。

更何況,秋與學校本來是矛盾的。秋是嫻靜的,學校是活潑的;秋是悲涼的,學校是樂觀的;秋是凋殘的,學校是昂揚的;秋是衰老的,學校是充滿生機的。尤其是嶄新的學校。

可是,當這個世界秋深了,學校里的人,心中卻升起隱隱的渴望。那渴望的云霧凝聚了,我們才看到銘刻著的大字:感受秋天。

在校園里感受秋天,煞是不易,所得到的感受總是支離的、破碎的。

走在水泥通道上,尋幾片行道樹的落葉踏一踏,須在早起時才行。要趕在清潔工的前頭,無法從容,也不能清閑。倉皇地踏上去,那種感覺,像張大饑餓的嘴巴,卻吞吃了幾個芝麻粒,空有咂嘴的余恨。

要認真感受這校園里的秋天,白天是不行的,人總是太多,環境總是太喧鬧,很難得到一點清靜的味道。要仔細地品味這秋,必須等到晚上。

熄燈鈴響過好一會兒,校園里才徹底安靜了;像一個夢,伴著微微的鼾聲。

我走出宿舍,來到草坪。沒敢奢望有秋月的眷顧,只披著厚厚的夜色。

星星很亮,夜露很涼,確切是秋夜的味道了。草很軟,但很有韌性,走上去很舒服;那是一種久違了的用腳板親近大地的感覺。

我的腳板在呼吸,埋沒在秋草的長發里,很深地呼吸著。它也在回憶,回憶許多被歲月覆蓋的過去。

秋草的氣味讓我的鼻翼奮張,又融進了血液,在我全身的血管里蕩漾。我的體內仿佛有許多積塊在融化,像堅冰滑落在溫潤的水中。

這時候,我的耳朵是失落的,靜聽也得不到些蟲唧。凝神重了,只聽到遠處街道上疾駛車輛隱隱的振動。

那雨點般的蟲唧呢,應該依然鋪展在蒼茫的田野里吧?文明腌漬的自然,再也沒有了天然的味道。

蟲聲如潮,那美麗的感覺從記憶里涌出,家鄉的影子便也來到了眼前。我家鄉的秋色,是無邊無際的金黃,而這里的秋色,只是水泥地縫中的一抹枯萎;我家鄉的秋色,是滿山遍野秋葉隨風的舞會,而這里的秋色,只是水泥通道上幾條掃帚的落痕;我家鄉的秋色,是一只烤熟后香氣氤氳的駱駝,而這里的秋色,只是一條枯瘠的蟬腿。

我知道,這里的秋味解決不了我的饑渴。我像一個酒癮大發的酒鬼,只飲了一杯沖在酒瓶里的白水。唉,品味這校園里的秋色,如同嗅到鄰家飯熟的氣息。

忽然覺得,該回去休息了,明天還要治學。

責任編輯:
荊彥茹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
服務電話:18353006526
江苏11选5中奖条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