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曹風  > 正文

愿父愛如山綿延

作者: 王秀梅 來源: 牡丹晚報 發表時間: 2020-08-07 11:06

父親是個沉默寡言的人,個子也不高,但在我們姐弟的眼中,父親儼然是一座沉默而充滿力量的大山,讓我們感到敬畏,更讓我們感到踏實和溫暖。

父親兄妹八人,他排行老大。捉襟見肘的家境不允許祖父供養太多的孩子上學,和祖母商量來商量去,祖父決定把二叔送進學校??上Ф瀹敃r太貪玩,功課學得懵懵懂懂,祖父考問時常常答非所問。父親每天要去地里割草,草裝滿了草筐,父親就跑到學校去,踮腳趴在教室的窗戶上,聽課堂上的老師給學生授課。祖父把10歲的父親送進了校門??颗吭诮淌掖翱谕祵W的一些知識,父親直接就讀二年級。父親讀書極勤奮,功課門門優秀,二年級讀完,又跳級上了四年級。最終,父親用四年時間,完成了初小四年、高小二年的全部課程。父親求學的經歷,成了母親教導我們姐弟的現實教材,每次聽母親講起,我都能感受到心靈深處的震撼。

對于父親的好學,我是十分佩服的。記得最清楚的是我上大一時的那個暑假,三伏天溽熱難耐,而父親坐在家中客廳的黑白電視機前,肩上搭一塊濕毛巾,鼻梁上掛一副老花鏡,很認真地學習電大課程。年逾知天命的父親還不時地轉過身來,向我請教26個英文字母的拼讀。母親在一旁笑道:“咱們家都成學校了,老少學生一大幫?!闭怯捎诟赣H的好學勤奮,只上過四年學的他才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。父親的算盤打得極好,是省珠算協會的會員,曾有人用計算器跟他比賽加減乘除,結果卻不是父親的對手。

父親對我們幾個孩子的教育是極嚴格的。記得小時候,父親很少說話,常常黑著臉,我和姐姐嚇得很少主動往他跟前走。大弟弟小時候淘氣得厲害,父親曾罰他跪磚,我們都不敢替他求情。上學后,我們姐弟幾個功課都不錯,父親便把我們轉學到城里,一個男人家,要上班,要給我們幾個學生弄飯吃,農忙時還要回家幫母親收割、播種。后來父親成為全市第一批會計師,我們全家遷戶入城,母親終于可以從鄉下搬來和我們一起同住,父親肩上的擔子才輕了一些。當時曾有人對父親說:“你工作這么忙,又把幾個孩子弄來,自己又當爹又當媽的,多累呀!孩子在村里上學不是一樣的嗎?”父親每次只是笑笑,并不多說什么。而今天的我明白,正是由于當時父親做出的這個決定,七年時間既當爹又當媽的付出,才為我們姐弟打開了通向外部世界的大門,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的生活道路。

心里一直感謝父親,因為父親的開明通達,以及極少重男輕女的觀念。聽母親講,由于上頭已有了一個姐姐,當我出世的時候,并不怎么受歡迎。母親一臂摟了姐姐,一臂抱了我,忍不住暗自垂淚。幾天后,在外工作的父親回到家,看到母親紅腫的眼圈心里便全明白了?!伴|女是我的,誰嫌棄都沒用!”父親的聲音在秋日里澄明的空氣中振動、傳播,如同燦爛的秋陽照亮了這個本不受歡迎的女嬰的生命。在以后的成長中,父親的愛與鼓勵如太陽般溫暖著我。研究生畢業后,我沒有留在大城市,而是去了中部省份的一家企業。父親卻再一次支持了我的選擇,說,只要你們幸福,到哪兒都行。

我小時候性格內向,又長得瘦小,常感自卑,父親的一句話卻讓我備受鼓舞。他說,不管干什么,你都不會干得太差。大約父親很了解我要強的個性,才會有此斷語。父親的這句話,讓我一直保持前行的勇氣。

父親現在已年逾八旬,身體還算健康。我們家庭聚餐時如果“炸面泡”,一定是父親從頭忙到尾,因為我們的技藝都趕不上父親——看到老父親在廚房里忙碌,我想這也是幸福的一種吧。

愿父愛如山綿延。

責任編輯:
荊彥茹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
服務電話:18353006526
江苏11选5中奖条件